鞠义眼见庞德直朝自己冲来,犹如一头发狂的猛虎一般势不可挡,当即策马迎了上去。转眼之间两马相交,庞德大喝一声挥舞大刀直朝鞠义横扫过去。鞠义迅疾挥舞马槊抵挡。只听见呯的一声大响,双方兵刃猛然相撞,鞠义只感到对方的力量如同海潮一般汹涌而来,心头大吃了一惊!手中马槊只能勉强将对方的大刀挑开一点,几乎同时,刀锋呼地贴着鞠义的脑袋扫过去,差点就砍下鞠义的人头了!



    鞠义心中震惊,知道自己绝非这庞德之敌,当即勒转马头向后倒奔,同时举起马槊朝手下的黑衣营打了一个手势。



    庞德眼见鞠义策马逃走,怎能让他如愿,当即怒吼着催马追赶!马蹄急骤,穿行在千军万马之中!转眼之间,庞德就要赶上鞠义了!突然庞德的面前拉起了两条绊马索!战马前蹄猛地撞在了绊马索上,战马来不及反应,嘶鸣一声就朝前方栽倒下去,庞德整个人飞上了半空,重重地落到地上!



    鞠义勒住战马,哈哈大笑。与此同时,十几名黑衣营官兵一拥而上准备拿下庞德。



    然而庞德却出乎预料的强悍,首先扑上去的几个黑衣营官兵竟然没能摁住庞德,被庞德掀翻在地!庞德一跃而起,大喝一声,双手挥舞大刀就是一个横扫!冲上去的黑衣营官兵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砍倒了几人!黑衣营官兵又惊又怒,呐喊着围攻上去!那庞德挥舞大刀与众黑衣营官兵战作一团,只见刀光乱舞血肉横飞,强悍的黑衣营官兵伤亡惨重!



    鞠义眉头一皱,当即举起手中马槊,身边的黑衣营官兵立刻举起强弓对准了正在大战中的庞德。鞠义喝道:“退下!”残存的几个黑衣营官兵听到鞠义的命令,迅速退后。鞠义见状,当即一挥马槊,喝道:“放箭!”早就蓄势待发的众黑衣营官兵立刻扣下的扳机,只听见一片尖锐的破空之声,正朝鞠义冲来的庞德顿时身中十几箭,整个人踉踉跄跄,威势为之一顿。好在他身着的是大将专有的镔铁重甲,否则他这条性命就没有了。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庞德手下的一众骑兵赶了上来。一部分骑兵立刻护住了庞德向后撤退,另一部分则催动战马直朝鞠义这边冲来。黑衣营迅速上弦装箭,对着迎面冲来的敌军骑兵发出一波劲箭,射得他们人仰马翻阵脚大乱!随即黑衣官兵拔出长刀一拥而上,冲入对方骑兵中间挥刀猛砍马腿!几个黑衣营官兵被冲击的骑兵给撞飞了出去,而更多的骑兵却被黑衣营官兵斩断了马蹄人仰马翻!鲜血在半空中飞扬,这些浑身黑衣黑甲的黑衣营官兵俨然就是收割生命的幽灵一般!



    整个战场之上,曹军被突如其来的突袭已经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了。少数人还在抵抗,多数人却已经四散奔逃了。此时,庞德正率领千余官兵退守一座不大的小山岗,俨然陷入了秦军的重重包围了。



    鞠义的部队很快扫荡了曹军零零星星的抵抗,随即鞠义收拢大军围在山岗四周。战斗出现了短暂的停顿。此时天色已经全黑,月亮挂在中天,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。



    鞠义立马看着山岗上,情不自禁地喃喃道:“这个庞德还真是够厉害的!这种情况之下,竟然没有完全被打垮,还能退守山岗!”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背后远方传来了巨大的杀声和战鼓声。鞠义不由得扭头朝远方看去,距离十几里远根本就看不见战况,只看见那边的夜空被无数火把的光辉给照亮了。旁边的部将禁不住道:“定然是曹军主力在攻击我军防线了,也不知主公能否抵挡??!”鞠义断然道:“不要分心!主公不需要我们去操心!传令下去,各军做好战斗准备!”“是!”



    庞德在一颗樟树下坐了下来,伸手将插在身上的羽箭一支支拗断,虽然剧痛一阵阵传来,可是这个强悍的男人却始终面不改色。一名部将奔了过来,见此情景,不由得惊了一惊。庞德拗断了最后一根羽箭,将半截断箭扔到一边,问那部将道:“下面什么情况?”部将反应过来,连忙抱拳道:“鞠义率领的大军已经将我军包围了!看样子就要发起进攻了!”



    庞德站了起来,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,好像为安全没有受伤似的。抄起自己的大刀,迅疾走到了山坡边。朝山下看去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