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南蓉的面容猙獰了J分,不過立馬就又笑了,笑的很得意,而且還別有深意的回頭往身后的角樓里看了一眼。Δ』. .co

    謝元娘可不相信和圓寄大師的談話她聽到了,只覺得她是在這里故意嚇人,故弄玄虛無非也是想試探她的反應。

    “顧遠在前面,謝二你自己跑到角樓這里來,不知是做什么?我來時可是看到馬尚往這邊來了,你們不會是....”她別有深意一笑,目光卻如毒蛇一般。

    謝元娘想到了蛇吃東西是吞的,消化后再吐出來,她又看著宋南蓉猛咳的樣子,想著會不會像蛇一樣把心肺都咳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看著本縣主做什么?”那樣的目光,宋南蓉不喜。

    謝元娘聳肩,又緊了緊身上的斗篷,“看縣主咳的厲害,為了縣主好,縣主還是回客房吧,不然咳出個好歹來,我怕到時擔責任?!?br />
    至于馬尚的話,謝元娘根本就沒有接,她叫一旁的令梅,“走吧,湛哥怕是也醒了,看不到我又要哭鬧了?!?br />
    令梅聰明的揚起聲音,“咱們家的小少爺最乖巧聽話,就是姑娘不回去,也不會哭的?!?br />
    主仆二人說著孩子的事,一邊往回走,宋南蓉站在原地并沒有動,也沒有喊住人,只是冷冷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回到客房,謝元娘看到二爺回來了,笑著把斗篷摘下來J到醉冬手里,卻不敢靠過去,只遠遠的站著,“湛哥醒多久了?”

    顧遠抱著湛哥坐在火炕上,“剛剛醒,去見圓寄大師了?”

    謝元娘身子上的寒氣退去了,這才敢靠到火炕旁,卻也沒有離的太近,怕把寒氣帶到湛哥身上,“二爺知道圓寄大師會找我?那二爺猜猜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顧遠眼里含笑,“江南那邊有寒凍,與這個有關吧?!?br />
    謝元娘的手放在炕上暖著,“什么都瞞不過二爺,不過這次還要求到呂先生,得從他那里要個Y方?!?br />
    隨后三言兩語把圓寄大師的想法說了,顧遠笑道,“一會兒讓江義去老呂那里拿方子就行?!?br />
    謝元娘眸子眨了眨,“最好是那種吃了好雖好,還不徹底的那種?!?br />
    剛剛宋南蓉還敢威脅她,總要讓她吃些苦頭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有人招惹到二夫人了?”

    被打趣了,謝元娘笑了,“剛剛在后山碰到南蓉縣主了,還說二爺在前面我卻跑到后面,又說遇了馬尚,言外之意指我S會男子?!?br />
    顧遠的眸子微頓,面上笑意不減,“心思歹毒,不必理會?!?br />
    人卻有些走神,馬尚到寺里來了,他怎么不知?

    隨后,謝元娘暖過了身子才將湛哥抱過來,她要喂N,又不想被二爺看,C著他去外間坐。

    顧遠也正要出去,借著這個機會出去了,一出去便看了江義一眼,江義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廂房里,顧遠撩起袍子坐下,“馬尚在寺里?”

    江義搖頭,“屬下沒有看到,要現在派人去查查嗎?”

    三皇子妃與二夫人說的話,暗衛已經都回稟了二爺,江義也終于明白二爺為什么一直忙著給馬公子找親事了。

&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