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哎呀,不下了,反正我不下了?!?br />
    秦宇站起身來,朝著顧以寒說道。

    我真有些搞不明白,不就是下個棋嘛?至于搞得那么高深嘛?

    顧以寒笑了笑,隨即也站起身來,走到秦宇的近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了笑說

    道:“好,我們看會電視去吧?!?br />
    就在這時林沫沫二姐妹提著一大袋子的食材推開了門,走了進來,看著滿臉笑意的

    顧以寒說道:“聊什么呢?這么高興?”

    顧以寒見狀走上前去,關心地提走了林沫沫二人手中的食材,笑著說道:“沒什

    么,怎么買了這么多?”

    林沫沫對于顧以寒對自己的關心已經開始慢慢習慣,笑著說道:“???多嗎?”

    這是秦宇躺在了沙發上,看著林晚晚沒好氣地說道:“不用說,肯定有一大半是你

    買的,咱們四個里面就屬你能吃,跟頭豬似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說誰是豬呢?”

    林晚晚并未反駁這些不是自己買的,顯然秦宇說得很對。

    “哼!說我自己呢行了吧?”

    秦宇此時拿起了??仄鞔蚩說縭?,自顧自地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林晚晚指著秦宇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誰叫自己買了這么多吃的呢?她的本意原

    本是吃不了姐姐姐夫還可以吃不是?

    “好了,沫沫我們兩個去廚房做飯吧?!?br />
    林沫沫見自己的妹妹氣得臉都黑了,笑著勸道,她的心中是明白秦宇的,他就是圖

    個嘴舒服,其實他還是對晚晚挺好的。

    在葉氏集團的一個獨立的辦公室內,一個穿著西服打著領帶的青年站在辦公桌前,

    淡淡地說道:“現在進展很順利,辦公室里的絕大多數人都愿意跟我們站在統一戰

    線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辦公桌對面的正是葉倩,她此時正翹著二郎腿,喝著茶水,聽到來人停頓,她

    這才說道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聽了,這才繼續匯報道:“只是那幾個老頑固,占著位子,我們的人有不少在

    他們的手下干活,因為他們都是跟著您父親的,這件事我們自然也不好跟他們溝通。

    有一次人事部黃經理的老婆得了重病,需要很大的一筆手術費,我也是連忙送去了

    二十萬,以求拉攏他們?!?br />
    葉倩聽了抿了口茶,隨即點了點頭,朝著那人說道:“嗯,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,

    下去的時候從我的私人會計那里拿五十萬?!?br />
    聽了葉倩的話,那人臉上閃過一道喜悅,但很快消逝,隨之代替的是一陣憤怒:

    “我還沒說完,葉總?!?br />
    那人頓了頓接著說道:“我本來想著借這次機會,把您交代我的事情給辦了,誰知

    道那人聽了之后,直接將我趕出了他們家,說您……您是大逆不道,搶父親和弟弟的

    基業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葉倩聽了眼睛不由地瞪了起來,將辦公桌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人看著摔得粉碎的茶杯,不由地低下了頭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生怕葉倩將火氣

    撒在自己頭上。

    葉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