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7电竞比分 > 穿越時空 > 恰是你一抹溫柔 > 正文 第175章 反擊
    報仇的時候到了。

    顧遲冷笑。

    他要讓那些陷害蘇可歆的人,一個一個都跪在地板上求她原諒,一定讓他們付出血的代價!

    車上的蘇可歆睡得很香很沉,顧遲不忍心打擾她。

    楊佐說:“顧總,到家了,需要叫醒少夫人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我抱著她吧。你把輪椅推進去吧。反正在自己家的車庫,沒有人能看見我的腿?!?br />
    “好的?!?br />
    于是,顧遲便走下車抱著她進家門了。

    楊佐推著空空的輪椅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顧遲將睡著的蘇可歆送回臥室休息。

    蘇可歆看上去特別疲勞,睡得特別地沉,想來這一天過得一定是格外的辛苦和不痛快。

    顧遲心疼地摸了摸她的額頭,把被子為她蓋好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和楊佐來到了旁邊的地下車庫。

    兩年前的那個當事人被抓了來,綁住了手腳,畏畏縮縮地蹲在地上,一副賊眉鼠眼的模樣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派的好人。

    顧遲輪椅緩緩滑過去,停在那人面前,冷聲質問他:“兩年前你都干了些什么,說說吧?!?br />
    鼠眼男眼珠一轉,討好著求饒:“您一看就是大老板,兩年前的事情,誰還記得啊,我什么也沒干啊……”

    顧遲冷笑一聲,也不說話,只是眼神如冰冷的刀子一樣,緩緩劃過眼前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顧遲雖沒有言語,可那男人卻只覺得渾身發冷,止不住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楊佐狠踢了他一腳說:“別耍心眼!我們都已經查清楚了,你還是趕快交待吧!不然,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兒!”

    鼠眼男一見這兩位的架勢來頭不小,不交代怕是以后的日子會不好過了,像他們這種富貴人家有的是金錢和手段,他可吃不消。

    鼠眼男終于哀求著說:“兩位爺,我錯了,我什么都說,你們問什么我就說什么?!?br />
    楊佐蹲下來,盯著他的鼠眼問:“我問你,兩年前的一天晚上,你是不是被人收買了,把一個被下了藥的女人賣給一個老頭子?”

    “一個女人……老頭兒……”鼠眼男的眼珠子轉來轉去的,他努力地回憶著,表情上看上去,似乎是有一些印象的,但是一時半刻又想不清晰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遲等得不耐煩起來,說:“那個人把你送出國的目的和原因,你這么快就忘記了?”

    楊佐又狠踢了他一腳,大聲說:“不要考驗我們總裁的耐性,我勸你還是快點兒說出來?!?br />
    “哎呦,我知道了大爺,我就要想起來了!”

    這種人,顧遲和楊佐見多了,欺軟怕硬。

    楊佐說:“看來你做了不少的壞事啊,你可給我想仔細了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鼠眼男急忙回答。

    顧遲雖然坐在輪椅上面一言不發,但是鼠眼男卻感受到來自這個輪椅上面男人的氣場,很嚇人。若不老老實實交待,怕是他連門都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兩年前的事情,鼠眼男當然是記得的,因為就是那個女人把自己送出了國,他為此還非常怨恨她呢。

&nb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