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平笙只是開始宮縮陣痛,宮口還未打開。

    普遍來說,第一胎從宮縮到宮口開需要數個小時不等,很少人第一胎就能分娩得又快又順利的,也有少數人會陣痛個兩三天的。

    好在醫學發達,開到三指便可打無痛,大程度減輕痛苦。

    醫生檢查后,J代了一些注意事項便離開病房了,讓有什么事,及時叫他們即可。

    翊笙泡了一杯他特調的茶給溫平笙,這茶對分娩有幫助的。

    “平笙,覺得餓不餓么?想吃點什么?”

    從剛才F產科醫生給她檢查后說的話中,了解到一些信息,她從宮縮陣痛到要進產房,還得等上將近十個小時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餓,沒有想吃的?!?br />
    溫平笙接過杯子,吹了吹氣,輕抿一口熱茶,感覺舒F了些。

    看了眼墻上的掛鐘,凌晨三點半。

    溫平笙最近一直在了解與分娩有關的知識,知道頭胎從陣痛到進產房分娩,要等好J個小時,她打算再過三四個小時天亮了,再告訴家人她即將分娩的事,這樣家人可以多睡會兒,也比早早跑來醫院守著她要好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什么不舒F的地方,一定要及時告訴我,知道嗎?”翊笙坐在床邊,語氣嚴肅叮囑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溫平笙想的是寶寶臍帶繞頸兩圈,若有異于陣痛的不適,肯定會立刻告訴他的。

    “我打個電話給你二哥和小哥?!?br />
    “等等!”溫平笙叫住他,“你告訴我二哥跟小哥就行了,等天亮再告訴NN和爸媽他們,反正我沒那么快生?!?br />
    男人‘嗯’了聲,拿出手機撥電話給溫逸舟。

    大概也是知道溫平笙分娩就在這J天,電話播出去后很快被人接聽了。

    溫逸舟就急忙問,“翊笙,是不是我們小笙要生了?”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想不到別的事會讓翊笙在大半夜給自己打電話的。

    “嗯是的?!癟大隙V雋慫瘓?,“平笙才開始宮縮,至少還得等好J個小時才進產房,等天亮再告訴NN和爸媽他們這個消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沒說完,耳邊就傳來嘟嘟嘟的聲音。

    很顯然溫逸舟沒有聽到他后面說的話。

    等他重新撥電話給溫逸舟,卻聽到‘用戶正忙,暫時無法接通’的機械提示音。

    翊笙只好如實告訴溫平笙說,“逸舟沒聽我把后面的話說完,就掛電話了,估計這會兒正在打電話給爸媽他們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吧?!?br />
    溫平笙也是清楚的,只要與她有關的事,家人都是火急火燎的態度。

    “現在會不會感覺很疼?”翊笙將她頰邊的發絲撥到耳后,關心地問。

    一個月前,他去試過陣痛T驗,清楚記得每個時間段的疼痛級別都是怎樣的。

    但nv人跟男人不一樣,普遍來說,男人的痛感跟nv人比起來要遲鈍些,痛感沒有nv人那么敏感;尤其他比較能忍受疼痛,不太怕疼的。

    但溫平笙不一樣,他覺得的小痛,對溫平笙來說可能是折磨。

    溫平笙笑了笑,“還不太疼?!?br />
    翊笙努力找話題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